上海华东总部

北京华北总部

广州分部

深圳分部

南京分部

杭州分部

 

 

新译通翻译公司提供专业文本翻译服务

文本的概念和特征

 

文学是借语言文字来作雕塑描写的艺术,而语言是文学的主要工具,它与各种事实、生活现象结合在一起,构成了文学的材料,因此语言对文学写作的作用是及其大的。据研究,文学文本的语言特征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生动的形象性

形象性是文学文本语言的基本特征。栩栩如生的人物、优美如画的景色,引人入胜的故事、充盈律动的情感等等,是文学作品的魅力所在,而这一切都是用语言材料来表现的。杰出的文学家都努力追求语言的形象生动。老舍是一名著名的语言大师,他同样重视形象生动的语言。他说:“在小说中,我们可以这么说,用字与其俏皮,不如正确;与其正确,不如生动……”[1]概括地说,文学语言的形象性,是通过语言的手段对人物和事物进行细致的描绘,使人物的形象鲜明、事物的形态突出,具有可视性的效果。 形象性的语言可以把静态的变为动态的。例如老舍的《微神》中写道:“往下看,一大片的麦田,地势越来越低,似乎是由山坡上往那边一直流动呢,直到一片暗绿的松树把它截住,很希望松树的那边是个海湾。”“流动”、“截住”两个动词,使得原来静止的景致好像有了灵性,活了起来,写得清新可人,动态可掬。 形象化的语言还可以把抽象的化为形象的。老舍的《我这一辈子》:“我本排着一肚子的话要向大家说,一看这个样子也就不必言语了。”想说的话究竟有多少?想说的心情到底有多迫切?这本是不可观的、抽象的,但作者用“排着一肚子话”而不"准备着一肚子话“,让人好像看到那一肚子的话正排着队,争先恐后地要往外冒,形象而生动,使文本收到了很好的表达效果。而纪弦<你的名字》[2]则是这样表达情感的: 用了世界上最轻最轻的声音,轻轻地唤你的名字每夜每夜/写你的名字 ,画你的名字。而梦见的是你发光的名字。/如日,如星,你的名字,/如灯,如钻石,你的名字。/如缤纷的火花,如闪电,你的名字。/如原始森林的燃烧,你的名字。/刻你的名字!刻你的名字在树上。刻你的名字在不凋的生命树上。/当这植物长成参天古木是,啊啊,多好,多好,你的名字也大起来。/大起来了,你的名字。/亮起来了,你的名字。/于是,我轻轻轻轻轻轻地唤你的名字。 因为爱慕的深切而对爱人的名字产生特别强烈的感受,本是一种可以感受但无法眼见的、抽象的情绪。但诗人通过生动的感性经验配合奇妙的想象,”如日,如星“,”“如灯,如钻石”,“如缤纷的火花”、“如闪电”、“如原始森林的燃烧”,将对爱人名字的强烈感受与呼唤涂写、描画、梦见、刻写这样一些逐渐加强的举动连在一起,形象地描绘了堕入情网的主人公对爱的“疯狂”。而随着动作的加剧,我们也可以感受到诗人爱慕之情的升温,从而体会到其爱情的强烈和火热。这样,内心的爱情就变成了生动的形象呈现在诗里,既让人感受到爱恋的奇丽美妙和强烈,又使全诗形象生动、情趣盎然,韵味浓郁。

二,丰富的蕴藉性 蕴藉性也是文学语言的特征之一。蕴藉又叫含蓄,含蓄就是“意不浅露,语不穷尽,句中有余味,篇中有余意,其妙不外寄言而已。”(沈祥龙《论词随笔》),即文中不让本意从字面上直接表露出来,而将它蕴含在言辞的深处或所写的形象里,让读者经过思索,透过字面的意义去了解其中的底蕴,使文章富有韵味。 蕴藉性的语言,言此意彼,使“义生文外,在出人意料中给人以回味的余地。”例如邓伟志的《家庭淡化问题》写道:“在‘参军热’的年头里,有些人不惜把别人的儿子挤掉,从后门把儿子从后门塞进部队;在‘升学热’的年头里,有些家人不惜丢掉本职工作,走后门为儿女辅导延师;在‘出国热’的日子里,有些父母开洋天窗,把儿子送出去镀金。难怪有人说,现在的父母成了‘孝’子。” “孝子”在词典里是指“对父母十分孝顺的人”。这里是指父母对子女的“效劳”,这样一转义,含蓄地讥讽了社会上某些父母专为子女钻营的不正之风,发人深思。 象征蕴藉隽永,能丰富人们的联想,耐人寻味,使人获得韵味无穷的感觉。高尔基说:“在象征的下面,可以巧妙地把讽刺和大胆的语言掩盖起来,在象征中可以注入丰富的内容。”[3]如茅盾的《白杨礼赞》运用象征手法,以白杨树的伟岸、正直、力争上游、倔强挺立,来象征北方抗日军民的坚强不屈、力争上游的精神和意志,能给人以战斗的鼓舞。又如朦胧派诗人舒婷的《双桅船》[4]: 雾打湿了我的双翼/可风却不容我再迟疑/岸啊,心爱的岸/昨天刚刚和你告别/今天你又在这里/明天我们将在另一纬度相遇/是一场风暴,一盏灯/把我们联系在一起/是另一场风暴,另一盏灯/使我们再分东西/不怕天涯海角/岂在朝朝夕夕/你在我的航程上/我在你的视线里。 在这里,“双桅船”的象征意义是值得人玩味的,它既象征一对热恋中情人,也象征着比情人更为阔大深厚的事物,象征着祖国、民族的不可分割,更象征更为博大精深的力量钦慕,也是对美好事物的呼唤和追求。多重的意蕴,丰富的内容,使人产生翩翩联想,回味无穷。 含蓄的语言,也可避免语意浅露,使语气委婉而言简意赅。如中国人都是有很多忌讳的,特别是对“死”字更是避而不谈。柯岩的《周总理,你在哪里》这样写道:“我们对着高山喊:周总理——山谷回音:‘他刚离去,他刚离去……’”中国人民对周总理的鞠躬尽瘁为人民的高尚品格十分敬仰,他的去世,使全国人民都非常的悲痛。用“他刚离去”而不用“他刚去世”,就避免了给中国人民以强烈的刺激,收到委婉曲折的效果。 三,深刻的隐喻性 文学语言是艺术的、诗意的,它不是实指的,而是超越日常生活经验的,具有一种深刻的隐喻或转喻的意义,从而桥地精确地传达出作者的生命体验和艺术发现。刘思勰说:“夫比之为义,取之不常:或喻于声,或方于貌;或拟于心,或譬于事。”(《文心雕龙·比兴》)。我国的经书、子书对隐喻一直情有独钟,如《易经》的象、《春秋》的沉、《诗经》的比兴,以及《庄子》、《孟子》等雄而不辩的隐喻。如“龙”这个意象,在上古神话里,它不仅是部落的符号,同时还包含着特定的民族精神和深厚的民族感情,成为全民族凝聚力的象征,带有浓厚的神秘色彩。而屈原的〈离骚〉则有”众女嫉余之娥眉兮,谣啄谓余以善淫“,在这里“众女”是指奸臣,以夫妇比喻君臣,通过以弃妇自比,形象地表达了屈原遭离间的苦闷和悲愤的心情。而我国现代爱国诗人闻一多<死水〉则是这样来描写一沟死水的: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爽性泼你的剩茶残羹 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铁罐上锈出几瓣桃花/再让油腻织成一层罗绮/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 让死水酵成一沟绿酒/飘满了珍珠似的白沫/小珠们笑声变成大珠/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那么一沟绝望的死水/也就称得上几分鲜明/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 这是哟沟绝望的死水/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 诗中的“死水”其实也是一个象征的意象,诗人通过“破铜烂铁”、“剩茶 残羹”等丑象与“翡翠”、“桃花”、“罗绮”、“云霞”、“珍珠”等人世间 美丽的物体美丑并置,造成强烈的的反差和不和谐。以此暗示象征20年代的旧中 国,从而表达了更加深刻的思想意蕴,加上象征的本体(中国)并不出现在诗句 之中,进而给读者留下了广阔的联想空间,同时又使诗歌更加含蓄与艺术。 诗人最后决绝地说:“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他宣 判了旧中国的死刑,并期待一个崭新的中国的崛起——在丑恶“恶贯满盈”之后 的地基上建立起来。他以诅咒的方式表现了一种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感,以及对祖 国的命运的深切关怀。 深刻的隐喻性语言可以表达的情感还有很多,它能应用的领域也很广,无论是 赞赏还是诅咒,它都是非常适合的! 四,鲜明的个性特征

鲜明的语言个性特征,是指在文学写作过程中写作者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语言 风格。一般来说,文学文本是写作者的生命体验和情感演绎的物化形式,作为其 媒介的语言就不能不带上写作者个性和情感的烙印。而且,成就越高的作家,他 的语言的个性特征就越明显,愈独特。 例如,李白的诗几乎满眼都是夸张的语言,如“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蜀道难》),“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望庐山瀑布》),“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秋浦歌》),“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梦游天姥吟留别》),“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沦州”(《江上吟》)等等,可以随手捻来上百例。夸张,古人称之为“激昂之言”,李白创造性地大量运用,无疑给他的诗篇造成了气势磅礴的个人风格特色,表现了他洒脱不羁的气质、傲世独立的人格、豪迈的气概以及激昂的情怀。 与李白的豪迈相对,李贺的诗则融入了极为浓郁的伤感意绪和幽僻怪诞的个性特征。例如,“秋野明,秋风白,塘水寥寥虫啧啧。……石脉水流泉滴沙,鬼灯如漆点松花”(《南山田中行》),“南山何其悲,鬼雨洒空草,……月午树立影,一山惟自晓。漆炬迎新人,幽圹萤扰扰”(《感讽五首》其二),“呼星召鬼喑杯盘,山魅食时人森寒”(《神弦》),“百年老鹞成木魅,笑声碧火巢中起”(《神弦曲》)……诗人用忽明忽暗的“鬼灯”、“幽圹萤”、“百年老鹞”、“山魅”等词来描写荒芜的山野、惨淡的黄昏、阴森可怖的墓地,令人读后,深感怪诞,毛骨悚然。他亦善用“泣”、“啼”等字词来使其感情化,构成极具悲感色彩的意象群。如“冷江泣露娇啼色”(《南山田中行》)“露压烟啼千万枝”(《昌谷北园新笋四首》之二)等等,无不融有 浓郁的伤感意绪。 现代文学作家群中,老舍的小说句具有浓郁的“京味儿”。以其名作《骆驼祥子》为例,老舍采用北京口语,生动描写了北平的自然风光和社会人情,准确传神地刻画出北平下层社会民众(如祥子)的言谈举止,使文字亲切、平易、新鲜而又活泼;鲁迅的作品则采用现实主义与象征主义相结合的手法,多含季风意味,发人深省;冰心的作品则饱含“爱的哲学”…… 总之,不同的作家则有其独特的风格,体现其鲜明的个性特征,令读者一读作品,就能感受其强烈的个性色彩;而这也体现写作者的写作水平和文学修养。

文学文本的语言特征除了形象性、蕴藉性、隐喻性、个性化等要求外,还应该有新奇的阻挠性。因为,若写作者把日常的习惯性用语,艺术处理成陌生的、变形的,对人具有阻挠性的话语,将本来熟悉的对象变得生疏起来,使读者在接受过程中感受到文学形象的新颖别致,得到审美的愉悦。阻挠性的话语,有时候可能会违背某些语言常规,但却充满了感[**已屏蔽**]彩,而且使文本的解毒充满了乐趣和创造性,使读者参与其中,体验无穷的乐趣!

新译通专业翻译的专业化

   新译通翻译公司建立了一整套完善的质量控制体系和规范化的运作流程、严格的审核标准,采用项目管理、专业审核和外籍专家把关等先进的翻译理念,在业内率先实行工作流程和质量控制标准化。严格秉承人工翻译的职业道德,追求最完美的翻译水准,公司美誉度蒸蒸日上。
   公司翻译强项为:地质勘察报告和建筑类项目竞标书、出国文件、跨国公司国内办事处设立、涉外合同协议、专利说明书、财务报表等法律类材料翻译;金融、保险、管理、投资等经济类材料翻译;医疗器械和药品说明书翻译;IT、电子、汽车、机械说明手册翻译;化妆品、生物化学类材料翻译;食品、植物等农业类材料翻译、国外报刊杂志、图书出版物、电视节目、录影带等翻译。
   多年来,新译通翻译公司全体译员、译审和客服人员共同努力,在翻译质量、译后服务等方面不断提升,我们将努力使得新译通成为上海乃至中国翻译界的优秀品牌。

新译通翻译公司下设全国各地分公司
1、新译通上海翻译公司(华东总部)
2、新译通北京翻译公司(华北总部)
3、新译通广州翻译公司(分部)
3、新译通深圳翻译公司(分部)
4、新译通杭州翻译公司(分部)
5、新译通南京翻译公司(分部)

 
首页|服务范畴|翻译报价|成功案例|客户须知|付款方式|人才招聘|网上订单|联系我们|网站导航|友情连接|给我留言|ENGLISH
版权所有◎新译通翻译公司(上海-北京)总部--专业
翻译公司